语浅情深《雨霖铃·寒蝉凄切》,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大学校长古今对话 全新演绎国风经典!

作者:编辑/孙颖 责编、终审/任燕娜 来源:北音新闻中心 点击: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04日
摘要: 宋代著名婉约派词人柳永,把离别写出了新高度,他的一首《雨霖铃·寒蝉凄切》千古传诵。20年前,李罡院长与宋朝柳永隔空对话,早也对此诗有感而发,将其谱写成曲,并收录进此次《国风 · 2020》专辑中。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雨霖铃·寒蝉凄切》

柳永(宋)

 

 

 

读惯了唐诗中的离别,风格常常是豪语多而柔情少,无论是王勃“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还是王维“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抑或是高适“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等等无不如此,这些送别的诗句仿佛都在压抑着什么,似乎都在惜守着“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古训。

 

但宋代著名婉约派词人柳永,把离别写出了新高度,他的一首《雨霖铃·寒蝉凄切》千古传诵。20年前,李罡院长与宋朝柳永隔空对话,早也对此诗有感而发,将其谱写成曲,并收录进此次《国风 · 2020》专辑中。

 

《雨霖铃·寒蝉凄切》

作词:柳永(宋)

  作曲:李罡  

演唱:李罡、赵姣艳

  编曲:方珲  

  录音:王宇鹏

  混音:王磊  

  弦乐:国际首席爱乐乐团

琵琶演奏:孙莹

诗词译文

秋蝉的叫声凄凉而急促,傍晚时分,面对着长亭,骤雨刚停。在京都郊外设帐饯行,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握着对方的手含着泪对视,哽咽的说不出话来。想到这一去路途遥远,千里烟波渺茫,傍晚的云雾笼罩着南天,深厚广阔,不知尽头。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总是为离别而伤感,更何况是在这冷清、凄凉的秋天!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杨柳岸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这一去长年相别,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再同谁去诉说呢?

 

  李罡院长《国风·2020》专辑中重新谱曲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延续了柳词的情深意长、荡气回肠。琵琶声起,窈窕淑女便已在面前端坐,弦乐的复调缓缓的行进,烘托着悲伤的气氛。男女对唱和轮唱的形式,更映衬出诗词中依依不舍和缠绵的情愫,放大了听者心中的无限哀伤。

 

  《雨霖铃·寒蝉凄切》是柳永先生著名的代表作,也是中国古诗词中广为流传的作品之一。中国古诗词繁盛于唐宋,传唱的唐诗歌赋比比皆是,却唯独少有宋词作品被谱曲,所以,专辑《国风·2020》作者李罡特意选择宋词中广为流传的作品,如《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蝶恋花·榄菊愁燕兰泣露》《江城子·拟把疏狂图一醉》,希望将这些优秀而饱赋情怀的作品更久远的流传,也希望能够在北音强大音乐团队的制作下,有当代全新的解读和演绎。

 

人因为离别而感伤,眼泪只有流出,我们的心才会畅然一快,因离别而受伤的心才会得到抚慰。李罡院长重新谱曲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带给我们的就是这种情感表达宣泄的畅快,即使有“千言难尽,欲说还休”,但那“千言难尽,欲说还休”的情景早也已将种种痴情溶于此。

 

《国风·2020》专辑包含《江城子·老夫聊发少年狂》《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蝶恋花·衣带渐宽终不悔》《雨霖铃·寒蝉凄切》《声声慢·寻寻觅觅》《南乡子·何处望神州》《永遇乐·千古江山》《天净沙·秋思》等16首作品。

 

 

编辑/孙颖

责编/任燕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