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北京现代音乐学院爵士乐学院院长宋军光:中国梦 爵士梦

作者:文/冯宇 来源:北音新闻中心 点击: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09日
摘要: 宋军光,意大利爵士钢琴家Moreno Donadal得意弟子,北音爵士大乐队创始人,现任北京现代音乐学院爵士乐学院院长。在担任爵士乐学院院长期间,宋军光大力推行教学改革,丰富课程,不断优化师资力量,并将中国一大批顶尖乐手如李晓川、贾轶男、刘玥、郭智勇、梁颖、刘为、贝贝、徐世兴等引入学院……宋军光在心里有一个远大的梦想——强大爵士乐学院,使北音成为中国师资力量最强、教育体系最完善的现代音乐大学!

宋军光

宋军光参加活动

宋军光演出照

 

  宋军光,意大利爵士钢琴家Moreno Donadal得意弟子,北音爵士大乐队创始人,现任北京现代音乐学院爵士乐学院院长。在担任爵士乐学院院长期间,宋军光大力推行教学改革,丰富课程,不断优化师资力量,并将中国一大批顶尖乐手如李晓川、贾轶男、刘玥、郭智勇、梁颖、刘为、贝贝、徐世兴等引入学院……宋军光在心里有一个远大的梦想——强大爵士乐学院,使北音成为中国师资力量最强、教育体系最完善的现代音乐大学!

  八载春秋 亲手铺就梦想之路

  自从小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小伙伴的家里接触到钢琴之后,宋军光就爱上了这个能发出美妙音符的庞然大物,但是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说,学习音乐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实现的梦想——在高中以前,宋军光的所有音乐知识都是通过自学而得;即使高中终于进入职业学校专修钢琴,但匮乏的师资根本满足不了宋军光对音乐知识的渴求。可以说,宋军光一直没有系统地学习过音乐,这也成为他久久不能释怀的遗憾。

  高中毕业后,宋军光成为了一名酒吧职业乐手。每天可以弹自己最喜欢的钢琴,还能靠它来养活自己,他觉得这样的日子简单而快乐,但唯一的不足就是不太稳定的经济收入使他想去“找个老师好好学学音乐”的梦想看起来遥遥无期。1996年,为了赶快攒够学费,宋军光来到了经济更发达、流行音乐发展更快的深圳。

  在深圳做乐手期间,他不但接触到大量流行音乐、积累下更加丰富的演出经验,也结交了许多爱好音乐的好朋友,最重要的是,从这些乐手口中,他首次听到了北京现代音乐学院这所学校。“从北京来深圳演出的乐手都告诉我,全中国最好的学习现代音乐的学校就是北京现代音乐学院。从那时起,我就决定一定要来北音学习。”

  2001年,经过5年在深圳的努力打拼,宋军光终于攒够了大学四年的学费,他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来到他梦寐以求的学府,开始他等待8年之久的音乐求学之路。“从93年毕业到01年来到北音,我等了整整8年,心里得渴望一天比一天强烈。在深圳最后那段日子里,我甚至每天入睡前都要在脑海中预演一遍自己坐在宽敞的琴房中练琴的情景。我早就想好要怎么学了。”

  宋军光用自己的双手亲手铺就了通向音乐殿堂的路,对于他来说,这学习机会实在来之不易,所以他也比别人更加懂得珍惜。

  学在北音 收获丰硕果实

  来到北音后,宋军光才知道深圳的那些乐手没有骗他,这里果然就是全中国最好的流行音乐学校,师资队伍中不但有夏佳、杨登辉这些在爵士圈相当有名的乐手,还有莫瑞诺、古贺泉这样世界闻名的演奏家;同窗好友也全部是志同道合的音乐青年。宋军光每天如饥似渴地学习,晚上与朋友们一起练琴、聊音乐……他终于过上了8年以来一直梦想的生活。

  专业、系统的音乐教育让一直自学的宋军光进步飞快,几个月的学习甚至比他几年的自我摸索还有效,宋军光沉浸在巨大的欣喜中,但很快学习的路上就出现了阻碍。“之前一直都是自己摸索着学,在自学的过程中使用了错误的练习方法也不知道,没有及时改正就成为了不好的习惯,直到跟随老师学习之后才知道以前的方法是错的。错误的方法虽然不影响演奏,但弊端就是当练习进展到一定程度后很难再有提高。虽然要修正以前的方法很困难,又浪费时间,但老师告诉我如果想进步就一定要改。”对于宋军光来说,没有进步是最可怕的事情,所以他下定了决心,从基本指法练起,用半年时间改正了自学时养成的坏习惯,他的专业素养也得到了质的飞跃。

  大学四年,宋军光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但最让他难忘的要数毕业演出。“爵士乐演出没有流行乐那么容易被接受,观众常因为听不懂而感到沉闷、无聊。在那次的毕业演出中,我们在编曲方面花了很多功夫,尝试将两首观众耳熟能详的中国歌改编成爵士,还首次呈现了11人的拉丁乐队,这些都是以前的爵士乐演出中没有的东西。”由于形式新颖,演出受到了观众的热烈欢迎,系主任古贺泉邀请到中国爵士乐领军人物刘元过来观看演出,也给予了同学们极大的鼓励。同时,演出也得到了李罡院长的肯定,他不但史无前例地观看了整场爵士乐演出,还在演出结束后让同学们在北京知名的“豪运”酒吧进行了二次演出,并进行了录制。这次演出不仅改变了观众对爵士乐曲高和寡、沉闷无聊的刻板印象,11人拉丁乐队的亮相也得到了强烈反响,成为之后“北音爵士大乐队”的雏形。

  且行且思 小老师的探索之路

  勤奋练习、刻苦钻研使宋军光的专业素质突飞猛进,而组织乐队、筹划演出让他积累下丰富的组织经验,经过4年的学习与历练,他得到了巨大的成长。毕业时,作为成绩最优异的学生,他还收到了校方留校任教的邀请。

  学校的这一邀请使宋军光欣喜异常,因为他“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会当老师”,但要在短时间内完成学生到老师的转变、给不久前还和他一起练习的学弟学妹们上课也让他感到压力颇大。“对于我来说,当老师最大的挑战就是要把自己所掌握的东西系统化地分拆开来教给学生,这确实是很难的题目,直到现在我也在不断探索。”宋军光就这样成为一个小老师,踏上了不断学习、不断探索,同时也不断地否定自己的道路。

  “我现在想我以前用的一些教学可能效果不是很好。比如练习即兴,当时我认为学生只有掌握了很多东西,功力到了才能练习即兴,所以我总是先让学生练习很多音阶、很多和弦、很多大师的作品,然后才能练即兴。这样的弊端就是这些可能还没练完学生已经没有兴趣了,因为练习太枯燥,进步也慢。”教学效果不好成了宋军光最为头疼的问题,他尝试变换各种方法,终于找到一种可以提高学生学习兴趣的上课方式。“现在每学会一个小句子,我就会让学生以这个小句子练习即兴,这样无论什么程度的学生都能体会到即兴的乐趣,就更有兴趣学习,提高也会相对较快。”

  宋军光不但积极探索教学模式,还将他学生时代负责组建的11人爵士乐队发展成为北音第一支爵士大乐队。今天,这支大乐队已经成为北音的一个“名片”,但这支乐队的建立过程却破费周折。“当时我们的人员编制不够,也没有总谱,所有的谱子都是靠我听录音扒下来。一个大乐队有十几个声部,我就一遍遍听,记下来发给乐队成员。由于录音是一个完整的编制,有十五个声部,但我们只有七个声部,所以我还要思考、计算如何把十五个声部分配给我们的七个声部。”虽然毫无经验,但为了早日实现学院与国际接轨,宋军光凭借一路摸索,终于组建起这支大乐队。

  经过几年的发展,大乐队日趋成熟,每逢学院举行重大演出,爵士大乐队一定是作为开场节目打头阵,受到观众和业内专家的一直好评。

  肩负重任 为培养中国顶尖乐手奋斗

  作为一名教师,宋军光除了每天费尽心思地琢磨怎样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剩余的时间全部用来练习,学生学得开心和自己的水平提高是他最开心的两件事。在教书的第六个念头,李罡院长的一通电话成为他命运的转折点。

  2010年,李罡院长告诉宋军光现在爵士乐学院院长的职位空缺,问他愿不愿意挑起这个担子,宋军光第一反应当然是非常惊喜,当平静下来后又有些顾虑。“首先,领导把这么大一个院交给我,我有没有这个能力干好?此外,如果当上了院长势必就要牺牲很多我自己的练习时间,对于一个乐手来说练习时间是最为重要的。”宋军光思虑良久,经过了严酷的思想斗争与实事求是的分析,最终做出了决定。“我没有接受过很好的基础音乐教育,也不是音乐世家出身,对我当时的年纪来说,可能已经不可能成为最优秀的音乐家了。虽然我自己不能成为中国最好的音乐家,但如果我在这个职位下能培养出中国最好的音乐家,何尝不是一种成就?所以我决定接受这个挑战,以另一种方式为中国音乐做出贡献。”

  上任以后,宋军光对爵士乐学院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教学改革,收到了显著的成效——针对学生水平参差不齐,教师讲课难易程度难以把握的问题,宋军光提出进行“课程分级”的办法,把课程按难易程度分为四级,先通过考试界定学生的水平,然后让学生按照自己的现有水平选择课程,各取所需;针对合奏课枯燥乏味、效率低的问题,宋军光提出让刚进校的低年级学生从更加简单易懂的布鲁斯练起,还把原本二三人一起上课的模式改为分小组进行,争取让老师能够指点到每个人,以增加效率;同时,宋军光还积极邀请国内外名家给学生开设大师课,力求让学生“不用出中国就能看见最高水平的演出”……

  在宋军光担任院长的短短几年时间里,爵士乐学院发展迅速,获奖学生层出不穷,不少毕业生或加入或组织起乐队,在国内各大音乐节崭露头角——宋军光的个人练习时间真的被占用掉很多,但是他很欣慰自己当初做了正确的决定,接受了“院长”这个挑战。对于学院的未来,宋军光的想法不一定是最有新意的,但却一定是对学生最好的:“引进更好的老师,讲更好的课,吸引更好的学生,把我们的学生都培养成能了解、掌握各种音乐风格的‘标准乐手’!”

  从一个做梦都想来北音读书的学生,到北音爵士乐学院建设的领军人,宋军光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自己对学生、对北音、对爵士乐的热爱。如今,他还在打造“东方伯克利”的路上奋勇前行着,让我们以最真诚的祝福为他呐喊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