陋室空堂!极富国风乐思的一曲《好了歌·解》上线 唱尽人生百味!

作者:编辑/孙颖 责编/任燕娜 来源:北音新闻中心 点击: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8日
摘要: 《好了歌·解》为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经典诗词,李罡院长重新谱曲的这首作品,从创作、编曲和演唱角度都恰到好处地融入戏曲、评弹、地方戏等曲艺元素,让一首愤世醒世的作品更具特色,也表达出院长在纷繁时代超脱世俗的人生真谛。

点击图片试听歌曲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好了歌·解》曹雪芹(清)

 

 

人常说:“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在大多数人心中,《红楼梦》写尽了人间世情,堪破了人生百味,曹雪芹在书中借跛足道人之口,唱出一首《好了歌》,将人世间的功名利禄、人情冷暖、富贵荣华、儿女情长、恩怨报应说个通透。又借甄士隐之口,做了注解。

 

《国风·2020》专辑从中国众多优秀的古诗词中精选了16首脍炙人口的金句名篇,《好了歌·解》为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经典诗词,李罡院长重新谱曲的这首作品,从创作、编曲和演唱角度都恰到好处地融入戏曲、评弹、地方戏等曲艺元素,让一首愤世醒世的作品更具特色,也表达出院长在纷繁时代超脱世俗的人生真谛。

 

《好了歌·解》

  作词:曹雪芹(清)

作曲:李罡 

演唱:李罡 

编曲:方珲 

 录音:王宇鹏

混音:王磊 

弦乐:国际首席爱乐乐团

琵琶演奏:孙莹

吉它演奏:崔磊

和音:张馨予、赵姣艳、方珲

#

诗词译文

如今的空堂陋室,就是当年达官显贵们摆着满床笏板的华屋大宅;如今的枯树衰草,就是当年高官显贵们喝酒享乐的歌舞场地。曾经豪华的房屋已是蛛丝遍布,可惜那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浓粉香俏娇娘,却怎么转眼间鬓白如霜?

昨天才在黄土垅头把白骨埋葬,今晚就已在红纱帐里醉卧鸳鸯。金银满箱,转眼沦落成乞丐受人指责。正在感叹别人不能长寿,哪知自己也一命归西!

虽然对儿子教导有方,也不能保证他将来不会做土匪强盗;为女择婿只想既富且贵,谁想到她后来流落在烟花柳巷!因嫌官位小只顾投机钻营,却不料反落得枷锁套在脖子上;昨天还在哀叹衣不蔽体,受尽凄凉,转瞬间官位高升,反嫌紫蟒太长。

乱哄哄这个倒台那个又粉墨登场,把功名富贵、妻妾儿孙等等误当作人生的根本。多么荒唐。忙碌一生都是为别人赶做嫁衣裳!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是曹雪芹《好了歌·解》中醒世的一句金句。为这首名篇谱曲,既要凸显原著愤世潇洒的特点,又保持原著的完整性,还要讲究歌曲的流畅度、传唱性以及兼顾好听等的特点,谱曲着实需见功底。选用曲艺元素加入以及极富中国国风乐思的表现手法其实与院长从小听戏、听民歌长大有关,与院长浸泡在传统文化中滋养成长有关。

 

《国风·2020》专辑中的《好了歌·解》编曲中使用的琵琶和小打击乐器,再加上华丽的弦乐,给这首歌定了洒脱的基调,李罡院长在唱法上也采用了与其它歌曲演唱不同的处理方式,演唱上的随性更显对人生堪破和洒脱之感。

 

在曹雪芹看来,一切已是虚幻,只是世人仍不醒悟罢了。这首乐曲与诗词的搭配正想要表达的是人生匆忙、繁华与幻灭瞬息万变,想要警醒世人要珍惜每一刻、珍惜每个眼前人。

《国风·2020》专辑包含《江城子·老夫聊发少年狂》《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蝶恋花·衣带渐宽终不悔》《雨霖铃·寒蝉凄切》《声声慢·寻寻觅觅》《南乡子·何处望神州》《永遇乐·千古江山》《天净沙·秋思》等16首作品。

 

编辑/孙颖

责编/任燕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