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百花最小影后张妍接受记者专访

作者:新闻中心 来源:新闻中心 点击: 发布时间:2009年11月21日
摘要: 11月20日,在北京现代音乐学院行政楼第二会议室,中国电影史上最小大众电影百花奖优秀女演员得主张妍接受我院新闻中心陈子扬专访。

李罡院长和张妍合影

北京市现代音乐学校领导和张妍合影

抱着奖杯 灿烂微笑

张妍妈妈

采访现场

张妍和我院采访记者合影

   “这是我近年看过的最感人、最真实的电影之一。它会让你哭得很彻底,然后把人淘洗得干干净净”。这是出自一位知名影评家写给电影《暖春》的简评。一部投资仅200万的小制作电影《暖春》,却在当年感动了每一位观看它的观众,而让人最怜惜的是片中“小花”。

    张妍,“小花”的扮演者,目前是我院附属中专(北京市现代音乐学校)声乐专业高一年级学生。初见张妍,完全看不出她是中国大众电影百花奖优秀女演员奖最小得主,伴随着她爽朗的笑声和清澈的眼神让我开始了今天对张妍的采访。

从小就是人人爱

    很多演员都是出生在表演世家,而张妍并不是。她的父母都是平凡的工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过着简朴而平淡的生活。或许上天真的很眷顾这个北京小女孩,不到一岁时,以她为模特的的摄影作品就在全国获奖。两岁时她就表演出了极强的表演天赋,讲笑话、做鬼脸......她的这些“反常”的行为逗得众人哈哈大笑。周围的亲戚朋友、叔叔阿姨们见到这样一个乖巧、全身充满着灵气的小张妍,都劝张妈妈让小张妍去学习学习。张妈妈首先觉得小闺女的学学跳舞不错,于是三岁的张妍被送到区少年宫学习舞蹈。两年后,浑身散发着灵气的张妍,跳着老师编排的新疆舞,尽然在全国城区少年宫舞蹈展演中荣获表演一等奖。这次比赛后,舞蹈老师认为张妍很有表演天赋,于是建议张妈妈送小张妍去学表演,这个建议,改变了张妍的命运。

    经过再三思考,妈妈把她送进了中央戏剧学院儿童表演班。或许上天真的有时候特别“不公平”,才上了两节课的时候,就有剧组来班里挑演员,天不怕地不怕的她第一个举起了小手,导演让她学狗叫,“汪汪汪”的三声,张妍吃到了自己演艺道路的“豆腐”,出演自己主演的第一部电影《都市新民》,后来在拍摄中才知道,原来导演让他学狗叫是其中有这么一段戏,就这样,刚刚满六岁的小张妍,在几乎没有经过任何表演知识培训的她,便踏上了表演之路。

 

妈妈的爱,我成功的保证

    她在众人面前是人见人夸,当然在妈妈心里她更是一个小天使,和张妍一起接受我采访的还有张妈妈赵艳萍,我问张妈妈“您怎么样保证张妍身心的健康成长呢?”“我觉得作为家长,如果我也去夸她,她就会觉得谁也没有我强,对她的成长肯定非常不利。所以我只给她泼冷水,给她挑毛病,几乎从不表扬她”。所以在小小年龄的张妍里,得到妈妈的一句夸奖,几乎成了胜过所有人的赞誉。

    采访张妍,我们就不得不谈谈让她一举成名的电影《暖春》,这是她第二次作为女主角出演的电影。凭借这部电影,刚刚满十岁的她一举夺得第二十七届大众电影百花优秀女演员奖、第十届大学生电影节优秀儿童奖、第九届华表新人提名奖、第二十三届金鸡新人提名奖、国内外优秀影片五项大奖、平壤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大奖。这些奖项可能是一位演员一辈子都难于拿到的奖项,而她却在小小年纪囊括了国内这些最具权威的电影表演大奖。当我问她时,她的回答是“妈妈的爱、运气和实力”。运气和实力这毋庸置疑,“妈妈的爱”这是让我惊讶的,在和她更多的交谈后,张妈妈对张妍一直很严厉,她似乎也习惯了妈妈的严厉。并且小小年纪已经悟出了妈妈爱的精髓:挂在嘴上的天天宝贝长宝贝短的不是爱,爱不是说的,是做的。“几乎我的每一部电影的拍摄,妈妈都在现场,她也不乱说话、不乱跑,就背着一个书包,里面是剧本、水、零食什么的。每天晚上我睡觉以后,妈妈就把第二条的台词,用彩色笔帮我划出来。拍《暖春》的时候在坝上,吃的不好,四周都是山,妈妈就每次都跑出好几公里给我买水果,我知道妈妈那是心疼我”。当张妍说完这些话后,我看见张妈妈的眼眶里有些许的晶莹,我知道张妈妈心里肯定在想:“我们家的张妍真的长大了。”


北音,我的新天地

    张妍其实初中毕业本来打算出国。偶然的一次,她在网上“遨游”的时候,在我院网站上发现了她喜欢的快乐女生江映蓉。于是她萌生了来我院的想法,经过咨询,她来到了北音,就读于我院附属中专北京现代音乐学校。“她都是名人了,会不会摆架子啊?”“这一待就得三年,会不会好相处啊!”种种的这些疑问,充斥着张妍初来北音的时候。慢慢的同学们发现张妍是一个和他们一样充满朝气、充满童真、充满阳光气息的学生时,她被同学们选为一班之长,成了同学间的“小红人”。

     我问她北音给你最深的是什么?“她说老师非常好,特别是我的专业老师梁老师,课堂对我专业上要求非常严厉,下课后就像大姐姐一样对我特别的关照。还有我的班主任张老师,她几乎就是我在学校的“妈妈”,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还有同学们,现在我有很多的“死党”,有时候拍戏去了,一天不见面就觉得缺了什么似的。”张妍在北音也有自己的打算,她喜欢唱歌、喜欢跳舞,她期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完成心中的另外一个梦想。


    幸运的女孩,降落凡间的精灵,让我们衷心祝愿这朵“小花”永远美丽芬芳。

图/杨一 文/陈子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