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农》钢琴练指法的新思考——联想训练

作者:潘洋 来源:北京教育增刊 点击: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16日
摘要: 《哈农》作为练习指法的教材,几乎所有学琴者都使用过,但是在钢琴演奏中,不只要手指功夫过硬,音乐表现力越丰富才越能展现这门艺术的真谛,这就需要演奏者头脑中对音乐有敏锐的感悟,深刻的理解,甚至丰富的想象,笔者称之为“联想力”。本文阐述了使用《哈农》进行联想力训练的优势,及怎样在学琴的不同阶段用不同的方式进行相应内容的联想训练,最终获得更好的练习效果。(作者:潘洋,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音乐教育学院讲师,副教授,从事钢琴教学工作。)

潘洋

  

  在近十年的钢琴教学实践中,每年接新生时都感触颇多。聆听他们演奏时,发觉一些来自音乐学院附中学生的技巧甚至强过部分在校大学生。然而,惊叹的同时,笔者发现大部分学生有一个通病:演奏不够吸引人。一首大型作品,刚开始能得到赞赏,继续欣赏便觉枯燥,音乐无感染力,最终,优秀作品却落个冗长而毫无生趣的印象。究其原因,多为只注重技巧的展示,缺乏联想,头脑中音乐形象不够鲜明所致。丰富的联想能力是否也应同技巧一样被重视?应从何时开始训练?怎样训练?求学期间,某天练习《哈农》时偶然间将不愉快的情绪带入其中,宣泄之情从指尖即刻释放出来。而思念故土时,温柔依恋之情亦从指尖流淌出来,于是便尝试从《哈农》入手通过不同方式的联想,演奏不同的音响效果。

  一、《哈农》传统的练习方式和目的

  《哈农钢琴练指法》(以下简称《哈农》),这本教材对所有学习钢琴的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它作为钢琴的基本练习被广泛使用,是所有学生的必修课,并往往会伴随一生。对这本教材的使用,人们似乎已经把他定位于手指力度、速度 、清晰度的专用练习,认为练熟《哈农》后,乐曲中的任何艰难技巧都可以迎刃而解。当然,《哈农》对基本功的提高作用是无可厚非的,这也是练习本书最基本的目的。

  随着钢琴教学的实践与研究的不断深化,一些钢琴家、教育家对《哈农》的练习方法作了更深一步的挖掘。在练习中,对前39首作了新的变化练习,比如按照不同节拍,把重音或长音放在不同的音、不同的手指上,以便更好地训练每个手指的独立性;有的方法是把整个练习看成一个整体,不按小节,把整曲的音按个数分组,训练二连音、三连音等多连音的弹法;有的方法是在分组的基础上,把每组音加上弧线,做连奏、断奏、乐句感觉的练习。国外一些音乐院校,还要求学生在不同调上演奏每首练习,并列入考试项目,这是对学生能力的更高要求。

  二、《哈农》练习的深层内涵

  当把手指练得灵活,手的每个动作都练得纯熟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变成一部可以飞速运转的机器吗?当然不是,每项技术和技巧都是为演奏乐曲服务,为音乐的表现服务。可是对大部分学生来说,练习《哈农》只是反复的作枯燥的手指运动,似乎不需要运用大脑,只是机械的运动,每天达到一定数量,一定时间就可以了,这样除了对初学者来说或许有些作用,但长期这样练习便是浪费时间。

  当孩子第一次触碰钢琴,弹出第一个音时,作为教师就应该引导他去听、去想每个音,不能随便的砸出来,都要从心里发出,都要有一定的意义,这就需要学生有想法“我要发出什么样的声音,用什么样的触键方法”,这种“想法”就是联想。这种联想的能力和手指训练同等重要,要同步进行。《哈农》在此时时便起到了这个作用。在学生初次练习《哈农》时就告诉他,这不单是手指的练习,更是声音的练习、音乐的练习、头脑联想力的练习,这才是最终目的。否则,《哈农》完全可以在课桌上练习。

  三、 利用《哈农》进行联想训练

  (一)针对学生年龄、学琴时间长短进行相应训练

  依据学生年龄、学琴时间长短不同进行由浅入深的训练。初学者,手指不够灵活,不能快速演奏,我们可以引导学生把《哈农》的练习想成小动物,比如:小鸟一蹦一跳,用跳音的形式,轻巧触键,速度不用太快,侧重在轻盈;大象行动迟缓,体态笨重,要运用重量演奏法,用浑身的力量深触键,缓慢有力,侧重在实;也可以想象成学生身边的人物,比如妈妈温柔、美丽,要舒缓柔和的触键,侧重在连;爸爸严肃、坚定,要求沉着到底的触键,侧重在稳。

  初学阶段,教师的作用至关重要,一定要注意学生触键是否正确,切忌僵硬、飘,在联想的同时避免错误的演奏方式。提高速度后,可想象一些动作敏捷的动物,如猴子,要快速、灵敏、活泼地触键,侧重点在速度要快。

  随着年龄的增长,练习时可以对学生做更深层的启发,比如:对不同的人可以在性格、职业、年龄等不同方面区分。性格方面,可以想成温柔的、坚强的、沉着的、善良的、丑恶的等等;职业可以有护士、教师、学生;再或者人在生病时、开心时的不同情绪。年龄是最易于理解的,老少当然要有不同的特点,有不同的演绎方式。

  以上这些联想在训练时可以单独存在,也可以交叉、综合。比如想成开心的孩子、哭泣的孩子等。同样的,模拟动物,也可以做类似的练习。还有,这个阶段,可以培养学生去发现身边所有事物,像自然景物、自然现象,如山的巍峨,水的蜿蜒,风的迅猛,闪电的震撼等。

  (二)综合联想训练

  当学生能够对各种速度的弹奏应付自如时,并且思想达到一定高度时,就可以把所有联想的因素综合在一起训练。如:人、动物、职业、性格、年龄、心情、人品等,自然景物、人文景物等,同时结合不同调性来练习,可以变换节拍,模拟人声、语言等练习;还可以配合不同作曲家、不同作品的风格训练,把同一首练习弹出不同风格效果。

  当学生接触了交响乐,可以引导学生把练习想成不同乐器,或不同乐器的重奏、合奏。一些作曲家,如李斯特,斯特拉文斯基的一些作品是模拟乐队而作,甚至可以看成是交响曲的钢琴演绎,所以在《哈农》练习时,可以在这方面进行训练。有些练习非常容易模仿,比如:第58首,可以把8度想成乐队中的低音乐器,而中间的三度和弦,可以想成中高音乐器的断奏。如第48、50、51、52、53、54、55、56、57、58、59这样的和弦练习,除了向最初那样做不同性格的分析练习,这时,也可以联想成乐器的齐奏,练习时突出不同手指,突出不同声部,就像突出不同乐器一样,这样也有助于复调音乐的学习。

  同时,也可以借鉴民族乐器。例如,第44、47首的轮指练习,弹出的音色要像扬琴奏出的效果一样,均匀感、颗粒感是无可比拟的,也可以想成琵琶,只不过琵琶轮指时手指的动作是从里向外,而钢琴轮指时手指的动作是从外向里的,但二者要求达到的声音效果是一样的,清晰、匀称,速度力度都要能随心所欲。

  特别要提到的是《哈农》的最后一首练习,第60首。此首练习曲是整本教材难度最大,音响最为宏伟,练习此曲时,我们的联想也是最丰富的。比如整个交响乐的齐奏,定音鼓的敲击;山洪的爆发,海水的汹涌;人心的压抑到发泄,激愤情绪的喷发等等都可以融入到练习中。这首练习是唯一一首标有强弱记号的,但可以将其忽视,因为我们一直都在用不同力度练习,尽可能的发挥自己的联想力。

  最后一点也非常重要,即延音踏板的使用。延音踏板一向被认为有画龙点睛的作用。它可以帮助改变音色、力度、分句,帮助连音更绵长、气息更连贯。在练习《哈农》时,延音踏板也是不可忽略的。

  结 语

  联想能力,对一个艺术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演奏一首乐曲,小到《小汤普森》,大到柴科夫斯基的钢琴协奏,都离不开联想。心中没有一个总的规划,没有要表达的目标,这样的演奏便会空洞,没有内涵,纵然有再高的技巧,也只不过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机器。毕竟音乐是用来欣赏、体味的,而不是为了炫耀技巧的。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位俄罗斯专家在帮助一个在演奏技术上已经没有问题,但始终找不到感觉的学生时,用的就是这样一种方法,他建议学生不要再练了,离开钢琴,去街上或其他任何地方散步,思考这首乐曲,至少编出一个故事或想成一幅图画,学生这样做了,在上课的前一天晚上,终于胸中有竹了,虽未来及练琴,但第二天一早,他的演奏却感人至深。

  诚然,所有人都会注意到技术问题,如果要让技巧与音乐一同发展,让联想能力与手指一起训练、一起提高,应该从弹下的第一个音开始。《哈农》则是最适合的教材,因为它的单一性,识谱容易,每一首练习只有一种音型,模进,这就可以使学生放松对音准的注意力,而全身心地注意到音色的处理上来。把所联想到的内容都随心所欲的演奏表现出来,融音色、节奏、调式调性、力度等要素于一体,每次练习都得到巩固。

  《哈农》的作用是广泛的,不应该只限于练习手指。联想能力的训练是值得考虑的,从儿童开始,使他们不再成为钢琴匠,而成为真正的钢琴家,让他们的音乐感觉同技术一样可以在各种乐曲中“信手拈来”,使他们演奏每首乐曲都感染听众,带动听众。

  参考文献:

  [1](法)哈农编著.钱仁康译序及说明词.钢琴练指法[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53.

  [2](美)摩尔著,泡沫译.与钢琴大师在一起的岁月[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99.

  [3]魏廷格著.钢琴学习指南:答钢琴学习388问[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97.

  [4](美)弗里德伯格著,张志羽译.-成功钢琴家攻略:身体.头脑.演奏[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2007.